主页 > 舆情 >

有一种暴力叫“我是你妈”

时间:2015-08-10 10:0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偷瞄了几眼最近很火的电影《捉妖记》和《王朝的女人》,发现一个有趣的小细节,似乎近年中国的商业电影,都竞相模仿起好莱坞式的卖点了。好莱坞电影的主旋律,不管是打恐龙打吸血鬼打星际强拆队,核心从来都是:保护我的家庭。
《捉妖记》中,那个叫胡巴的小妖怪用嘴啃出来的图形,走在中间的小孩牵着父母的手,是三口之家的招牌照。《王朝的女人》中,蕙妃设计害死李隆基的三个儿子,李要处置她,杨玉环对这个国家的最大领导说“可她(蕙妃)是你的家人哪……”,矫情又扯淡,她不知道帝王政治中的家人就是用来伤害的吗?还有后来一个情节,李冒请求作为征讨叛军的先遣,名曰“赎罪”,似乎这样,老妈杀老爸儿子、老爸搞自己女人等糟心事都可不再追究,又成和和美美一家人了。典型的中国式宫廷阴谋,掺几滴好莱坞式价值观,显得特别不伦不类。
或许这和传说中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相关,我们的商业节目都铆足了劲抓住“家庭”来发挥。看那些泛滥成灾的的广告,卖个房子、卖个汽车、卖个豆浆机、卖个电池、卖个空调、卖个牛奶、卖个感冒药,必然是主打家庭牌,而且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挤在车里去郊游,一家人站在阳台瞭望未来,明亮干净超级大的厨房、客厅,婆婆贤惠,儿媳孝顺,在这样的环境里若问“我和你妈掉水里你救谁”,都感觉自己low得趴地上了。
但也是在这样的新闻联播一样充满暖洋洋的家庭正能量的影视节目的麻醉里,我们被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最近两桩丑陋且恐怖的新闻,也都和家庭有关,和妈有关。其一,乡村教师郜艳敏,多年前在遭受拐卖、强奸、家暴等一系列虐待时,曾向父母求救,这位曾因女儿失踪一夜白头的母亲,这时给女儿的回答却是:“希望你首先考虑公公婆婆他们一家人,如果你不回去,他们就人财两空了……他们也是农民,不容易,买你的钱,都是向别人借的。”其二,16岁的姑娘小梅(化名),在生母的默许下,多年以来一直遭到生父的猥亵加家暴:“小梅不准她爸爸抱她睡,不准她爸爸亲她,她爸爸就会打她”。
两桩悲剧中,受害者的家人、至亲的人、她们的母亲,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也许正是因为家人的默认,甚至掩护,成为犯罪者的帮凶,才让两桩悲剧隐藏多年,最后因一个偶然的机会曝光。这不免让人联想,在我们的社会,还有多少类似的故事正在发生,当我们沐浴在电影院在电视广告的“家庭”理想图景中,又有多少孩子在经受这种炼狱式的摧残?
甚至,说“隐藏”或许都是不对的,至少“隐藏”还有刻意的成分,前提是知道自己行为见不得人,看看郜艳敏父母对她苦口婆心的教育,看看小梅的母亲在邻里的见证下对女儿干的事,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的所做违法乃至丧尽天伦。他们如此行为只基于一个认识:你是我的女儿,你得按我说的做,这是义务。
对,有时亲人间的剥削、压榨和侮辱,便是以义务的形式出现的。因为我是你妈,是你家长,你便有满足我欲望的义务。我身边曾有几个女孩,嗯,也许她们幸运一点,没有被拐卖,没有被至亲的人性侵,但在父母不断的伸手要钱时,她们以别的形式把自己交出去。其中一个女孩,已在北京某夜店卖酒多年,不知卖的是什么酒,能挣不少钱,她让父母搬出农村,在四川一个二线城市买了180平的房子。父母从此游手好闲,闲着也是闲着,女儿又能挣钱,两个老家伙又合计生了个儿子来养。从此,这女孩变成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不单有爸有妈有弟弟,还无缘无故多了个儿子。她俨然扮演着弟弟的小妈妈的角色,所有吃穿用度、上学的开销都是她一手包办。
另一个女孩的母亲更奇葩。女孩早年在洗脚房待过,给很多人洗过脚,后来做了某个有钱人的二奶,用自己每月的“零花钱”给父母买了个两居室。母亲很是得意,胃口大开,怂恿女儿给有钱人生个孩子,这样每月的收入不是会更多?但女儿未婚,凭空多出个娃亲戚们会怎么说,那就先办个假婚礼,新郎官哪儿去找?没事,这事包在老娘身上……
所以,我们是生活在这样一个魔幻的、撕裂的国度,一方面,城市中产崛起,电影院、日料店、星巴克、周末郊游、开始注重对孩子的陪伴,好莱坞式家庭神话似乎也不算太遥远。另一方面,又感觉自己时时都在《金瓶梅》中飞渡,伦理、价值观的混乱,虎毒食儿的悲剧,留守儿童的自杀、遭到侵犯,“无妈乡”的诞生……
所以,我想说,别再鼓吹中国人注重血缘这种事了。血缘的过度强调,只会引起亲人间的互相蚕食、吞噬,而且是在亲人的名义下,义务的名义下。一个人没有“自我”的边界,谁都会来占便宜。我们急需的是要教育我们的女孩儿,从你落地起,你不欠任何人。当你要从买你的人手中、从家暴你的丈夫手中逃走,不需要征求亲人的同意,你可以去夜场卖酒,但不要让亲人成为压榨你的吸血鬼。你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有权说不。你是自由的。
【责任编辑:administrator】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